首页  »  另类小书
我是个虚荣欲女

提示:以下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夜色降临,几缕凉风吹拂着窗边的窗帘,壹起,壹伏。

齐婉儿轻叹了口气,拉开床上的被子,将下体的震动器拔出,脸上的红潮还沒褪下,欲望的火光还在眼中闪耀着。她看了看床边的鬧锺,已经八点。于是,她懒懒地下了床,全身赤裸地走到浴室,拧开花洒,闭着美眸,整个人任由冷水沖洗着。

洗浴完毕后,齐婉儿并沒有立刻穿上衣服,而是站在浴室裏,看着镜子裏的自己。

她,壹张清秀的瓜子脸,水灵的眼眸,高挺的鼻子,嫩粉色的薄唇,看似美丽青纯的脸后,却是壹个渴求性欲的浪女。她壹只手抚上了自己的乳房,手指在乳尖的粉红处轻轻地摩擦着,另壹只手不由地摩擦着下体浅褐色的森林。她有着32D,半球型的美丽乳房,双乳大小均匀,挺拔,乳尖粉红诱人,壹尺八的小蛮腰,腹部结实,沒有壹点多余的赘肉。她双腿修长,臀部微翘可人,全身的皮肤都粉嫩白皙,细腻有光泽……

齐婉儿凝望着镜子裏的自己,双颊露出了丝丝粉红,她浅浅地笑了笑,拿起了浴巾,轻柔地擦着身上的水珠。

她今年24岁,身高164,就职在壹间外资公司,单身,朋友甚少,认识齐婉儿的人都觉得她很冷漠,不易接近。

齐婉儿全身赤裸地走到衣橱,随手翻出了壹件红色的低胸连衣短裙,她拿着裙子在身上比划了壹下,满意地笑了笑,又接着从衣橱裏拿出壹条红色的丁字裤,本来,她还想找壹个红色的胸罩,结果发现那该死的胸罩带子露着很难看,她坏坏壹笑,将胸罩扔在了壹边,直接套上了连衣裙。

她在镜子前打量了自己壹番,还好她的胸部很挺,不穿内衣也沒问题,而且是晚上,微突的乳头也不会那麽容易让人发现。

好,就这样。齐婉儿拉了拉裙子,刚好遮过臀部,显得腿很修长。

选好衣服,她爲自己化了壹个很浓的妆,深黑色的眼缐,长长的睫毛,褐色的眼影,故意把嘴唇涂得很红,壹层又壹层,直到她自己满意,她才停了下来。

她不喜欢自己这张脸,太清秀,和她的性格壹点也不符合,所以每到夜晚,她都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很浓烈,直至自己也认不出来才满意。

壹切都完毕,齐婉儿穿了壹双黑色的高跟鞋,再壹次去到全身镜前,镜子裏,壹头黑色的过肩直发,壹身大红色的低胸连衣贴身短裙,胸部的风光大胆地显露着,而刚过臀部的短裙及黑色的高跟鞋显得她的腿修长而有诱惑力,此时,她满意地笑了笑,拿起壹个黑色的小包包及车钥匙,走出了家门。

她壹路驰骋,飞快地去到了壹间名叫“热”的PUB。当她停好她的红色小车,从车子壹下来时,站在旁边的人便开始吹起了流氓哨子,她沒有理会,不,正确地说,她已经习惯,而且,她很享受这样,她喜欢男人这样看着自己。

齐婉儿径直走入PUB,男服务生壹见到她便笑盈盈地上前献殷勤。她满意地接受着服务生的邀请,去到了壹张高脚台前坐了下来,点了壹杯果汁。

PUB裏面很吵,人很多,像齐婉儿这样的单身女子更是壹下子招来了不少男人,他们围在她身边,又是请喝酒又是请跳舞,但都被她壹壹拒绝了,她从来不喝酒,她害怕自己会醉,而她更不是来跳舞的,这些男人的质素太差,她想要的不是这样的。

在呆坐了壹小时之久,她终于发现了今晚比较合适的男人。

她很直接,不喜欢等待。

于是,她拿起手中的果汁,向着那个男人走去。

她观察了他半小时,似乎他是独自壹人,他的神情不像是在等人,而是和她壹样,在寻找猎物。

“啊,对不起……”齐婉儿手中的果汁在她壹个不小心就洒在了那个男人的衬衣上。

他的脸棱角分明,鼻子挺直,双眼深邃,嘴唇很薄,身材魁梧,怎麽看也算个不错的男人。

齐婉儿轻轻弯腰,胸部大片美好风光裸露在男人眼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魅魅壹笑,爹爹地说着。

男人温和壹笑,说道:“我向来喜欢接受美女的道歉,尤其……”男人的脸凑在齐婉儿的耳边,说到:“像妳这麽美丽的女人。”

男人的声音从齐婉儿的耳中传入,她全身感觉到壹阵麻痹,隐约间觉得自己的下体有些湿润。

“哦……是吗”齐婉儿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欲望,爹爹地回答道,顺便拉着张凳子在男人身边坐了下来。

男人的手也顺势搂在了齐婉儿的腰间,轻轻抚摩着。

“但是……妳是不是应该好好地向我陪个礼呢”男人的嘴唇凑在齐婉儿的耳边,壹边咬着她的耳垂,壹边说着。

齐婉儿感觉到全身的细胞在壹瞬间活跃了起来,看来,今晚的猎物质素不错。

“恩……妳好坏……”齐婉儿娇魅地说着。

“宝贝,妳叫什麽名字……”男人继续轻咬着她的耳垂。

“恩……婉儿……”她已经全身酥痒,身下微微在发热。

“我的好婉儿,妳好香哦……”

“妳讨厌……”

男人的手从她的腰间移至她后背大片裸露的肌肤,微微地摩擦着。

男人手上的温热另她兴奋不已,PUB裏面的吵杂已经完全被她遗忘。

夜深,PUB裏面的狂热依旧不减,人也越来越多,吵杂的音乐淹沒了所有人的理智,人们都在舞池裏不停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疯狂地,热烈地。

“宝贝……”在男卫生间裏,男人狂烈地吻着她白皙的脖子和耳垂。

“恩……”此时的齐婉儿已经完全是失去理智。

男人的手从她的后背移到前胸,解下了她红色短裙的肩带,坚挺美丽的乳房壹跃而出,粉嫩的乳尖还微微摇晃着,男人壹下子被这美丽的风光吸引住。

“宝贝,妳沒穿内衣……”男人有点吃惊地看着她,迟疑了数秒,眼睛裏露出了更热烈的欲望。

男人的手轻揉地抚摩着她的乳房,嘴唇也从耳垂,脖子,壹直滑下到她双乳微凸的粉红,舌尖壹点点地挑逗着她敏感的粉红处,不壹下子便感觉到乳尖变硬,变挺,男人开心地含住,吮吸着。

“恩……恩……”齐婉儿闭上眼,满足地享受着。

男人另壹只手慢慢向着她的下体摸去,当他感受到她的湿润时,满意地露出笑容。

“宝贝……妳好坏哦……”男人抱起她的臀瓣,将她的双腿分开,“我要来了……”

“恩……”

当男人的下体进入了齐婉儿的身体裏面的时候,她笑了,她就是喜欢这样,她喜欢。

“恩……快点……”她失去理智地轻声唿唤着。

男人更是满意地抱紧她,壹下壹下地加快了律动。

“我……我要……”齐婉儿已经忍受不了下体的湿润燥热,整个人就如被焚烧壹样。

“恩……宝贝,妳好厉害哦……”男人热烈地吻着她的脖,用力地搓揉着她的胸,下体的速度更是加快了。

“我……我到了……到了……”她轻声唿喊着。

“恩……恩……”男人也在此刻获得了高潮,他迅速地抽离她的身体,将白色的精液射在了她的大腿上。

“宝贝,妳好厉害哦……”男人抱着她,手还不时地揉抚着她的乳房。

“恩……”齐婉儿睁开双眼,妩媚地看着男人。

这个男人,有着壹双深邃的黑色眼睛。

夜色降临,几缕凉风吹拂着窗边的窗帘,壹起,壹伏。

齐婉儿轻叹了口气,拉开床上的被子,将下体的震动器拔出,脸上的红潮还沒褪下,欲望的火光还在眼中闪耀着。她看了看床边的鬧锺,已经八点。于是,她懒懒地下了床,全身赤裸地走到浴室,拧开花洒,闭着美眸,整个人任由冷水沖洗着。

洗浴完毕后,齐婉儿并沒有立刻穿上衣服,而是站在浴室裏,看着镜子裏的自己。

她,壹张清秀的瓜子脸,水灵的眼眸,高挺的鼻子,嫩粉色的薄唇,看似美丽青纯的脸后,却是壹个渴求性欲的浪女。她壹只手抚上了自己的乳房,手指在乳尖的粉红处轻轻地摩擦着,另壹只手不由地摩擦着下体浅褐色的森林。她有着32D,半球型的美丽乳房,双乳大小均匀,挺拔,乳尖粉红诱人,壹尺八的小蛮腰,腹部结实,沒有壹点多余的赘肉。她双腿修长,臀部微翘可人,全身的皮肤都粉嫩白皙,细腻有光泽……

齐婉儿凝望着镜子裏的自己,双颊露出了丝丝粉红,她浅浅地笑了笑,拿起了浴巾,轻柔地擦着身上的水珠。

她今年24岁,身高164,就职在壹间外资公司,单身,朋友甚少,认识齐婉儿的人都觉得她很冷漠,不易接近。

齐婉儿全身赤裸地走到衣橱,随手翻出了壹件红色的低胸连衣短裙,她拿着裙子在身上比划了壹下,满意地笑了笑,又接着从衣橱裏拿出壹条红色的丁字裤,本来,她还想找壹个红色的胸罩,结果发现那该死的胸罩带子露着很难看,她坏坏壹笑,将胸罩扔在了壹边,直接套上了连衣裙。

她在镜子前打量了自己壹番,还好她的胸部很挺,不穿内衣也沒问题,而且是晚上,微突的乳头也不会那麽容易让人发现。

好,就这样。齐婉儿拉了拉裙子,刚好遮过臀部,显得腿很修长。

选好衣服,她爲自己化了壹个很浓的妆,深黑色的眼缐,长长的睫毛,褐色的眼影,故意把嘴唇涂得很红,壹层又壹层,直到她自己满意,她才停了下来。

她不喜欢自己这张脸,太清秀,和她的性格壹点也不符合,所以每到夜晚,她都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很浓烈,直至自己也认不出来才满意。

壹切都完毕,齐婉儿穿了壹双黑色的高跟鞋,再壹次去到全身镜前,镜子裏,壹头黑色的过肩直发,壹身大红色的低胸连衣贴身短裙,胸部的风光大胆地显露着,而刚过臀部的短裙及黑色的高跟鞋显得她的腿修长而有诱惑力,此时,她满意地笑了笑,拿起壹个黑色的小包包及车钥匙,走出了家门。

她壹路驰骋,飞快地去到了壹间名叫“热”的PUB。当她停好她的红色小车,从车子壹下来时,站在旁边的人便开始吹起了流氓哨子,她沒有理会,不,正确地说,她已经习惯,而且,她很享受这样,她喜欢男人这样看着自己。

齐婉儿径直走入PUB,男服务生壹见到她便笑盈盈地上前献殷勤。她满意地接受着服务生的邀请,去到了壹张高脚台前坐了下来,点了壹杯果汁。

PUB裏面很吵,人很多,像齐婉儿这样的单身女子更是壹下子招来了不少男人,他们围在她身边,又是请喝酒又是请跳舞,但都被她壹壹拒绝了,她从来不喝酒,她害怕自己会醉,而她更不是来跳舞的,这些男人的质素太差,她想要的不是这样的。

在呆坐了壹小时之久,她终于发现了今晚比较合适的男人。

她很直接,不喜欢等待。

于是,她拿起手中的果汁,向着那个男人走去。

她观察了他半小时,似乎他是独自壹人,他的神情不像是在等人,而是和她壹样,在寻找猎物。

“啊,对不起……”齐婉儿手中的果汁在她壹个不小心就洒在了那个男人的衬衣上。

他的脸棱角分明,鼻子挺直,双眼深邃,嘴唇很薄,身材魁梧,怎麽看也算个不错的男人。

齐婉儿轻轻弯腰,胸部大片美好风光裸露在男人眼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魅魅壹笑,爹爹地说着。

男人温和壹笑,说道:“我向来喜欢接受美女的道歉,尤其……”男人的脸凑在齐婉儿的耳边,说到:“像妳这麽美丽的女人。”

男人的声音从齐婉儿的耳中传入,她全身感觉到壹阵麻痹,隐约间觉得自己的下体有些湿润。

“哦……是吗”齐婉儿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欲望,爹爹地回答道,顺便拉着张凳子在男人身边坐了下来。

男人的手也顺势搂在了齐婉儿的腰间,轻轻抚摩着。

“但是……妳是不是应该好好地向我陪个礼呢”男人的嘴唇凑在齐婉儿的耳边,壹边咬着她的耳垂,壹边说着。

齐婉儿感觉到全身的细胞在壹瞬间活跃了起来,看来,今晚的猎物质素不错。

“恩……妳好坏……”齐婉儿娇魅地说着。

“宝贝,妳叫什麽名字……”男人继续轻咬着她的耳垂。

“恩……婉儿……”她已经全身酥痒,身下微微在发热。

“我的好婉儿,妳好香哦……”

“妳讨厌……”

男人的手从她的腰间移至她后背大片裸露的肌肤,微微地摩擦着。

男人手上的温热另她兴奋不已,PUB裏面的吵杂已经完全被她遗忘。

夜深,PUB裏面的狂热依旧不减,人也越来越多,吵杂的音乐淹沒了所有人的理智,人们都在舞池裏不停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疯狂地,热烈地。

“宝贝……”在男卫生间裏,男人狂烈地吻着她白皙的脖子和耳垂。

“恩……”此时的齐婉儿已经完全是失去理智。

男人的手从她的后背移到前胸,解下了她红色短裙的肩带,坚挺美丽的乳房壹跃而出,粉嫩的乳尖还微微摇晃着,男人壹下子被这美丽的风光吸引住。

“宝贝,妳沒穿内衣……”男人有点吃惊地看着她,迟疑了数秒,眼睛裏露出了更热烈的欲望。

男人的手轻揉地抚摩着她的乳房,嘴唇也从耳垂,脖子,壹直滑下到她双乳微凸的粉红,舌尖壹点点地挑逗着她敏感的粉红处,不壹下子便感觉到乳尖变硬,变挺,男人开心地含住,吮吸着。

“恩……恩……”齐婉儿闭上眼,满足地享受着。

男人另壹只手慢慢向着她的下体摸去,当他感受到她的湿润时,满意地露出笑容。

“宝贝……妳好坏哦……”男人抱起她的臀瓣,将她的双腿分开,“我要来了……”

“恩……”

当男人的下体进入了齐婉儿的身体裏面的时候,她笑了,她就是喜欢这样,她喜欢。

“恩……快点……”她失去理智地轻声唿唤着。

男人更是满意地抱紧她,壹下壹下地加快了律动。

“我……我要……”齐婉儿已经忍受不了下体的湿润燥热,整个人就如被焚烧壹样。

“恩……宝贝,妳好厉害哦……”男人热烈地吻着她的脖,用力地搓揉着她的胸,下体的速度更是加快了。

“我……我到了……到了……”她轻声唿喊着。

“恩……恩……”男人也在此刻获得了高潮,他迅速地抽离她的身体,将白色的精液射在了她的大腿上。

“宝贝,妳好厉害哦……”男人抱着她,手还不时地揉抚着她的乳房。

“恩……”齐婉儿睁开双眼,妩媚地看着男人。

这个男人,有着壹双深邃的黑色眼睛。

本来齐婉儿还在猜测今晚要见的到底是哪位客人,要第壹天上任的李总裁那麽重视,直到齐婉儿被李梓络带到壹间日本料理店裏,她见到那个色眯眯的山本壹郎时她才明白。

其实公司与山本的那份合同已经拖了将近壹个月,上壹次是因爲上任副总裁不肯低头合作,把山本惹得很恼火,差壹点连机会都沒有了,也不知道李梓络用了什麽招数,山本居然答应出来吃饭,看来自己是低估了李梓络,不过也难怪,上任副总裁毕竟是李梓络的姐姐,面对山本这样的色狼,不合作也很正常,只不过,要是失去山本这个大客户,对公司可是壹大损失。

看在李梓络上任第壹天就那麽卖力的情况下,齐婉儿决定牺牲壹点,帮他壹把。

“齐小姐,妳看,我可是又喝了壹杯哦,这次……该轮到妳了吧”山本壹边给齐婉儿倒酒,壹边用那双色眯眯的眼睛瞟着齐婉儿那诱人的深深乳沟。

齐婉儿接过山本的酒,这次真的该轮到她了,虽然她很不想喝,但已经沒有借口再推搪了。她妩媚地笑了笑,故意把身子压低,胸前的风光更是露了壹大片,把山本急得真吞口水。

哼,老色狼!齐婉儿带着甜美的笑容,爹爹地说:“山本先生就会欺负人家,还倒了那麽多……”对于男人,齐婉儿最清楚了,特別像山本这样的,想要掌握他,壹点也不难。

“齐小姐……妳怎麽说山本欺负妳呢我……想疼妳还来不及呢!”山本的色手说着就伸了过来,满是肥肉的手掌在齐婉儿的手上来回地摸着。

“呀,山本先生,您看,我老板今天都说了,要是这份合同再不签……人家……人家可要受罚的了……”

齐婉儿说着,还向山本抛了个眉眼,“您说您是不是欺负人家就想着要人家喝酒,也不想着签合同……”

“哟,宝贝,您看您说的,您先喝,我这就签,不就是壹份合同吗”

“山本先生……您要是不签,人家怎麽喝得高兴呢”齐婉儿说着,瞟了壹眼在旁边的李梓络。

也不知怎麽的,眼看着合同快要签到,李梓络却是壹脸不高兴地坐在壹旁,双眼死死地盯着山本握着齐婉儿的那只手。

“齐小姐,妳的手可真滑……”

“山本先生过奖了……”

李梓络看着身边的山本和齐婉儿,气得两眼通红。

“山本先生,您看,合同……”

“齐小姐,我答应妳,妳喝了这杯我立刻就签,好不好”山本说着,两眼色眯眯地盯着齐婉儿的乳沟,看他的样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那好……”

还沒等齐婉儿说完,在壹旁的李梓络突然伸手过来欲要接过齐婉儿的酒杯,“山本先生,这杯酒我先替婉儿喝了。”

此时的齐婉儿突然壹怔……婉儿怎麽听着那麽別扭

但是,更尴尬的是,山本,李梓络两人的手壹同拉着齐婉儿的手,气氛在壹瞬间紧张了起来。

搞什麽啊沒看见合同就快签了吗齐婉儿不悦地想着,而脸上还是很有修养地保持微笑。

“不行,这杯我就要齐小姐喝。”山本的脸上虽带着笑容,但是很明显的,口气有点强硬。

这个时候,齐婉儿很自然地拉开了李梓络的手,壹脸妩媚的笑容沖着山本勐放电:“既然山本先生这麽坚持,那麽……”齐婉儿故意地又弯低了腰,柔软的胸部正好蹭了壹下桌子,轻轻晃动了壹下,就这壹下,山本的眼睛刷地壹下亮了起来:“我说话算数,只要齐小姐喝了这杯,我马上把合同签了。”

“您说的哦……”齐婉儿说着,还不忘给山本眨了壹下美眸,话毕,壹杯清酒咕鲁壹下便喝了下去。

而在壹旁的李梓络更是被气得咬紧了牙,早知道会如此他就不答应山本吃饭的事了,他壹手搂在了齐婉儿的腰间。

齐婉儿被李梓络这壹举动吓了壹跳,但又不敢表露什麽,她当做沒事地沖山本笑了笑,“我可是喝了哦,山本先生说话要算话哦!”

“好……好……”山本拍着手掌,高兴地拿起笔在合同上签了字。

看着山本签字,齐婉儿高兴地笑了笑,而自己则感觉有点头昏目眩。

对了,她不能喝酒的,她从来不喝酒的……她怕醉……

睁开眼睛的时候,齐婉儿闻到壹阵熟悉的味道,她朦胧地环视了壹下,沒认错的话,应该是自己的床。

“妳醒了口渴吗要喝点水吗”

听到这个声音时,齐婉儿顺着声音看过去,有点迷煳,但是,她看见的是壹个半身裸露的男子的结实胸膛。

“妳……”齐婉儿感觉到头很痛。

“对不起……刚才妳吐了我壹身……”李梓络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便想要离开。

“不……別走……”齐婉儿下意识地拉住李梓络,而在她的眼睛裏,李梓络的脸逐渐放大,变形,扭曲,她只记得那双深邃的眼睛,好像在那裏见过。

“不要走……给我……”齐婉儿说着,起了身,壹把搂住了李梓络。

李梓络愣了壹下,虽然他有过无数女伴,身材惹火的也数不胜数,但身前这样美丽的尤物对他来说依然极具诱惑力。

“不要走……”齐婉儿有点失去理智,搂住李梓络开始吻着他的脖子,他的耳垂。

“婉儿……妳……”李梓络本来还想极力控制住自己,可现在,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下体的燥热和硬挺。

齐婉儿的吻很狂烈,零零碎碎地落在李梓络裸露的上身,李梓络的本能被壹下子挑泼了起来,开始回吻着她。

“恩……好热……”齐婉儿呢喃地说着,双手楼住了李梓络的脖子,大口大口地在李梓络耳边吹着热气。

搂着这样壹具诱人的身体,李梓络的理性早就抛到九宵之外,他吻着齐婉儿的嫩白的脖子,轻咬着,啃着,似乎不愿意遗留半寸肌肤。他的手也不閑着,搂着齐婉儿的纤腰,搜索着裙子的拉链。

“我好热……恩……给我……”齐婉儿迷煳地嚷着,撒着娇。

听到齐婉儿的话语,李梓络更是兴奋,壹只手迫不及待地拉开了她裙子的拉链,解开了她黑色的蕾丝内衣,另壹只手壹把捂上了齐婉儿挺立的双乳。

“婉儿……妳好美哦……”李梓络的眼睛挺留在齐婉儿白皙坚挺的双乳前数秒,然后将她压在了床上,开始肆无忌惮地吻着她的左乳,另壹只手也轻揉着她右乳,手指在乳晕上转着圈,而嘴唇则在左乳上不满足地吮吸着。

“啊……恩……”齐婉儿被李梓络弄得很兴奋,意识也逐渐恢复了壹些。

“婉儿……”李梓络壹边吻着她,壹边呢喃着她的名字。

这时,齐婉儿才清楚地意识到在自己身前的是李梓络,但是,欲望的火已经点燃,现在的她,浑身上下就像被蚂蚁啃着壹样难过,而下体更是燥热难耐。

“恩……恩……”她受不了了,伸着玉手去解着李梓络的裤子。

“婉儿……”而此时,李梓络的吻也逐渐往下,经过她平滑的小腹,轻舔着她的盆骨处。

“啊……”齐婉儿感到盆骨处壹阵瘙痒,腹部收缩了壹下。

李梓络轻轻拉下了她的蕾丝内裤,手指轻柔地抚摩着她那片湿润的地带。

“婉儿……妳好湿哦……”李梓络看着手指上的爱液,满意地笑了笑。

“恩……”

李梓络整个身子往上移了移,手指拨动着齐婉儿额前的发,嘴唇吻在了她的耳边:“我……可以吗”

这个时候,齐婉儿已经完全清醒,而面对李梓络的耳边的挑逗,她壹点抗拒也沒有,因爲,她真的很想很想要……

“恩……”齐婉儿回应着。

李梓络听着她的回应,满足地笑着,“告诉我……妳想要……”

“我……想要……”齐婉儿已经感觉到自己下体完全的湿润燥热,“给我…

…“

听到齐婉儿的欲求,李梓络更是兴奋,早已经挺立的下体壹下子进入了齐婉儿湿润的洞穴,壹下壹下有规律地动了起来。

“给我……”

“啊……恩……”

看着齐婉儿激烈的回应,李梓络更加加快了速度,而他,也是第壹次感觉到,自己是那麽想要壹个女人。

鬧铃刺耳的响声划破了安静的清晨,齐婉儿庸懒地从被窝裏伸出手将鬧铃关掉,然后拿起鬧铃看了看时间。头还是有点晕,嗓子很幹,她轻咳了两声,掀开了被子。

当她看到自己的裸体的时候,顿了壹下,反射性地扭头看了看床的另壹边,空无壹物,她垂下头,开始回忆着昨晚的壹幕幕。

她搂着被子,手有点发抖。

昨晚的自己太……失态了。毕竟那是刚上任的副总裁,而且这也与她壹贯的做事方式差很远……

齐婉儿挠了挠脑袋,无奈地爬下了床,随手抓起了件浴袍走出了客厅。

煎蛋,火腿,牛奶……齐婉儿看到餐桌上整齐摆着的早餐,眼睛有点发愣,再壹看,旁边还有壹张小纸条:

我有点事要先回公司了,妳今天不用那麽着急上班,好好休息壹下,还有,要尝尝我做的早餐哦。络

看完纸条上的留言,齐婉儿壹把将纸条揉成了壹团。

怎麽男人都这样上了壹次床就把这当自己家啊齐婉儿想着想着,顺手拿起了餐桌上的牛奶喝了起来。

喝完牛奶,她觉得嗓子舒服了壹些,看了壹眼煎蛋和火腿,索性也吃了起来。

不知道爲什麽,吃着煎蛋和火腿的时候,心情开始有点好转,她安慰着自己,大概真的好久沒有人对自己好了。

吃过早餐,齐婉儿梳洗了壹下,换上壹套粉蓝色的职业套装后给自己化了点淡妆便照常去上班。她还是她,她并不想因爲昨晚与李梓络上过壹次床就会多了什麽瓜葛,那只是壹时的需要,就像口渴了想喝水壹样简单。

回到公司,她还是像平常壹样走到自己的办公桌上坐下,开始整理资料和文件。

“早啊……”李梓络不知什麽时候出现在她的办公桌上。

齐婉儿回了他壹个很职业的笑容,“李总早。”

“吃过早餐了吗”李梓络弯下腰,轻声地问。

“吃过了,谢谢。”齐婉儿的回答就像是在做厉行报告壹样,沒有任何感激的语气。

见到此种回应,李梓络的脸上带了几分不满,也在此时,有两个行政人员从他们身边走过。

“李总,这是今天的文件……”

“五分锺后送进我的办公室。”李梓络还沒等齐婉儿说完,勐地站直身子,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五分锺后,齐婉儿抱着厚厚的文件敲开了李梓络的办公室。

李梓络壹见到齐婉儿进来便匆匆上前,只见齐婉儿不慌不忙地走到他的办公桌前,放下了手上的文件。

“李总,蓝色夹子的文件是要您签名的,粉色夹子的文件是需要妳过目的,还有,下午四点约了卢小姐洽谈Z项目。”齐婉儿霹裏啪啦地说了壹通,站在壹旁的李梓络不耐烦地听着。

“还有吗”李梓络问着,双眼停留在齐婉儿素雅的脸上,不知道是怎麽了,他觉得这张脸越看越好看,而且白天和夜晚居然有两种截然不同韵味。

“沒有了,如果沒什麽事……那我先出去工作了。”齐婉儿已经发现李梓络的眼神不对劲,而且他的眼睛……和那个男的好像,又说不出来哪有点像……

齐婉儿深知道自己不能在这裏久留,话毕便转身要离去,而这时,李梓络壹把拉住了齐婉儿的手臂。

“李总……这是公司……”齐婉儿被他那麽壹拉,心壹下子慌了下来,拼命地想要沈住气,毕竟眼前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上司,虽然他长得很帅,但是,她不想再与他有什麽特別的关系,昨晚只是个意外,况且,她不想与任何壹个男人有更深入的关系,除了性,她不想再爱。

“妳……”李梓络着实被她这句话激怒了,昨晚就是她的玉臂绕在他的脖子上时他才会把持不住,但现在却是壹副冷冰冰的样子,昨晚那个让他迷醉的齐婉儿仿佛就是另壹个人。

“对不起,如果沒什麽事我先出去了。”齐婉儿用力扯下自己的手臂,有礼貌地鞠了个小躬,看见李梓络脸上不悦的神色,她也沒有理会,转身向办公室的门走去。

关上门的时候,齐婉儿松了壹口气,其实她也不想把李梓络惹生气的,毕竟惹恼了自己上司沒什麽好处,但她本来以爲像李梓络这样的花花公子应该会把和女人上床当做是家常便饭的事的,是女人的她都不介意,他凭什麽生气齐婉儿努力地爲自己找出个平衡点,好让自己舒服壹点,但是想来想去,她还是忘不了那双深邃的眼睛,特別是看到李梓络的时候,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男人。

壹整天,李梓络又是把自己锁在办公室裏,齐婉儿觉得这样也好,省得自己乱想。

下午四点,卢小姐带着她的助手壹同来到了公司。

其实在此之前齐婉儿已经见过卢小姐,她的全名是卢敏霖,卢氏集团的千金,成熟又美丽的女子,齐婉儿也壹直很欣赏她,但是今天,卢敏霖却壹点也不像往常那样和善,虽然态度上还算是有修养,可齐婉儿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

齐婉儿沒有再多想,反正这些跟她都沒关系,照旧将卢敏霖和她的助手带到壹间会客室。

“给我来两杯咖啡,不加糖。”壹坐下,卢敏霖就对齐婉儿说。

“好的。”齐婉儿有礼貌地说着便出门去沖咖啡,沒多久,咖啡就端了进来,有礼貌地放在了卢敏霖的身前。

只见卢敏霖壹手端起咖啡,抿了壹小口:“妳怎麽沖咖啡的不是要妳別放糖的吗”“啪”,卢敏霖狠狠地把咖啡放在了桌子上。

当时齐婉儿的气就上来了,这女人是存心来刁难她的吗还是味觉有问题

“哟,卢大美女,怎麽了谁惹妳生气了”也在此时,李梓络走进了会客室。

“就是她,我不喝加糖的咖啡的嘛,会长肉的嘛……”沒想到壹向高傲自立的卢敏霖居然在李梓络面前撒起了娇。

齐婉儿看着卢敏霖,憋着壹肚子气,但无奈这个是客人,她只好皮笑肉不笑地说:“对不起,我再给您换壹杯。”看着卢敏霖的表情就知道,这个女人肯定不是沖她来的,沒准又是李梓络的相好。

“好了好了,加点糖怎麽了,胖点才丰满嘛……”李梓络瞟了齐婉儿壹眼,哄着卢敏霖。

“真的吗”听着李梓络的话,卢敏霖壹下子笑了起来。

齐婉儿瞟了壹眼卢敏霖,又看了看在她身边的助手,看来,她的助手已经是习惯她这个样子了,脸上壹点表情都沒有,但是齐婉儿却憋了壹肚子气。

“好了好了,妳先出去吧。”李梓络满是怜惜地看了看齐婉儿。

“好的。”齐婉儿并沒有理会李梓络的神色,有礼貌地退出了会客室。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李梓络还在会客室裏沒有出来,齐婉儿瞥了瞥手表,拿起自己的包包迅速地离开办公室,她壹向不是个好员工,她从来不会在下班的时间还假装卖力工作,现在的她只想回家好好地休息壹下。

回家前,齐婉儿路过了壹间新开的超市,心情壹好便走了进去。

超市裏,齐婉儿慢悠悠地逛着,看见了她最喜欢吃的意粉时,便顺手拿了壹袋,又顺便拿了壹袋意粉酱。

“小姐,吃意粉的话……这个酱比较好吃哦!”壹个明朗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顺着在眼前晃着的意粉酱,齐婉儿看见身边站着壹个男人,脸上满是亲切的笑容。

“哦……是吗”对于男人好意,齐婉儿疑惑地接过意粉酱。

男人留着壹个很配他的脸型的平头,鼻子很高,双眼很深,下巴有壹点点胡须,看起来很性感,左边的耳朵上带着壹个黑银耳环,看起来很酷,也很适合他,他壹身舒服肥大的休閑服,看起来很亲切。

“真的很好吃哦,试壹下也不坏嘛。”

“是这样吗那好吧,谢谢哦!”齐婉儿沖着他笑了笑。

“不用谢!”男人说完便转身去別的货价了,齐婉儿也因爲这袋意粉酱心情好多了,至少下午受的那壹肚子气消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