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书
帮助妻子找炮友

提示:以下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1)

我是一个业务员,公司的主力産品是网路监视器。老婆(晓娟)是个在新竹

乡下长大的女孩,因早期长辈的媒妁之言,在她16岁高中还沒毕业我们就订婚

了,直到她毕业我们才正式结婚。

看了这麽多年出卖妻子或凌辱女友的文章,也许是看了太多凌辱文章了,结

果现在跟老婆做爱时,常常就要老婆扮演文章里的脚色来增加我们夫妻之间的情

趣,不过最近觉得老婆演得越来越好了,是因爲她有演戏的天份吗还是……

把时间回到去年,我们已经结婚迈向第五年,当时的我因爲工作关系常需要

与客户应酬,隔天早上起来脑袋总是「咯咯」作响的痛得要命,那时亲爱的老婆

可能听到我起床的声音,很快的倒了杯水来卧房。

「老公起床了吗」

「嗯。」

「先喝杯温水,早餐很快就好了哟!」

这就是我的爱妻,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有着36E的姣好身材及喜爱照顾

人的个性,让许多已婚的同事们都在问:「你是用什麽方法追到这麽完美的老婆

啊」我也只能说:「这是我祖上有积德。」

等等还要上班的原因,我不得不盡快喝完爱妻帮我准备的水后,刷牙洗脸整

理一番后与爱妻一同吃着她精心准备的早点。

「昨天也喝得这麽晚喔」爱妻嘟着小嘴说。

「嗯……沒办法,工作需要。」我提起双臂慵懒的回应着。

这时的爱妻已经将早点准备好后,用围裙擦拭着双手一边说着:「那你要多

保重身体呐!注意不要喝太多,不然婆会担心的。」

「公,还会不舒服吗」老婆用她水汪汪的大眼凝视着我问道。

「不会,已经好很多了。」

「那就好呢!」爱妻开心的微笑着。

「那我先出门了喔!」

这就是我的生活,看适人人羡慕理想的生活,却出现了阴影。

也许是工作压力,也许现在人的生活忙碌,结婚了五年,任何激情都归回平

静。在某一个晚上……

「公,我们好久沒爱爱了诶!」晓娟洗完澡后,用吹风机吹着她乌黑的长发

时一边说。

我们在床上相拥着,我抚摸着晓娟的身体,深情地吻着她,晓娟的手也顺势

不断地抚摸着我的阴茎。

「公,我来帮你好吗」爱妻温柔的问着,然后她双手一下就搂住了我的屁

股,稍微缓了一下,我就感觉我的小弟弟已经被温热包围了起来,爱妻已经把它

含到了嘴里,开始吮吸起来,并且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两个睾丸。

过了许久……

「老勾(公)是不是狗(我)魅力不够」爱妻一边说,一边低下头开始吮

吸我的睾丸,一只手也继续握着我的阴茎上下运动着,可是不知道什麽原因,我

一直无法硬得起来。

「好了,老婆,对不起,可能最近太累了。」我将爱妻扶起,紧紧抱着。

「公,要不要我们去看问一下医生呢」爱妻用她细长的手指抚摸着我的身

体,一副可怜的姿态,将头靠在我的胸口问着。

「可能是太累了,沒事的。」我安慰着爱妻。可能是逃避,不敢去面对自己

的问题,就这样我们有一段时间沒有发生性关系了。

一日在网路收信时,看到一个不知名的人寄给我一封E-mail,主题叫

做「我的真实献妻经历」,我在充满好奇心的情况下点开了它。内容是述说一对

夫妻在一起很久了,逐渐失去了跟妻子性爱的激情,在安全的考量下打算找一个

男子玩弄他的妻子来增加夫妻之间的情趣。

看完后我开始在网路上搜寻相同的文章,无意间看到「春满四合院」这个网

站,里面几乎都是凌辱的文章,随着看得越来越多,发现自己就好像着魔一样,

久久无法自拔。

「阿杰,你在看什麽」有人在我肩膀拍了一下。对了,这就是我的名字:

阿杰。

这个人是小陈,是我们公司新来的业务,23岁,跟我老婆同年的小伙子,

家中相当有钱,来公司上班也只是因爲想找点事做,外表看起来很正派,长得帅

说话又风趣,是个相当不错的业务人才。

「厚厚,阿杰你也爱看色文啊」小陈笑笑的看着萤幕说。

「哈……那是点错网站的啦!」我想用打哈哈的方式带过。

「春满四合院很有名,我也常在里面的『志同道合』找同好呢!」小陈一派

轻松的说着。

「是喔,真厉害。对了,『XX』那客户谈得怎麽样」我并不想让这种想

法让太多人知道,所以并不怎麽想理会他说的,连忙用其他事带过。

「当然沒问题,他们採购昨晚我就搞定了。」小陈有自信的回应着。

「你玩归玩,记得別太夸张喔!他们採购已经结婚了,小心点。」我一脸担

心的提醒他。

「放心啦!她老公在大陆,久久才回来一次,而且也是她自己勾引我的,我

可是有隐藏式摄影机录下来她勾引我的内容,才不怕呢!」他耸耸肩,一副事不

关己的样子(这好小子,还真将公司的産品用得淋漓盡致)。

「不过阿杰怎样,想看吗」小陈微笑说着。

「看什麽」

「就是昨晚我演出的经典画面啊!」

「呵呵……你喔」我笑笑的说。

「那我跟你说网址,192.168.XX.XXX。」小陈这时就好像在

展现他的战利品一样将他的成果展现出来。

「你慢慢看喔!记得別开太大声啊!」小陈跟我说好影片存放路径后,适时

的回避了。

我依据小陈说的路径去找,找到了那个名叫「HOME」的资料夹,打开后

有一堆用日期及乱数标示的档案,随意打开几个档案,并无什麽特別的内容,觉

得小陈是不是骗我啊忽然想到小陈说昨天搞定的,于是我用磙轮将资料往下找

寻,找到倒数第二个档案是昨天的日期「2010/1/11」,打开来。

这时我忽然想到,赶快将桌上的喇叭拔掉,把耳机接上。里面还是一样的画

面跟场景,只有两张沙发跟一张茶几外什麽也沒有,我用点选的方式点选进度,

果然出现声音了。

「啊……嗯……嗯……对……就是这样……对……那里……喔……喔……舒

服……喔……」

可能我按得太快,已经是进行中了,沙发上这时多了两个人,虽然有点距离

但是画面还算可以,画面中的女人趴在沙发座椅上,而且头发也完全遮住了她的

脸,根本看不见她的脸,不过毕竟现在是在公司里,我还是用快转的好了。

「啊……棒极了……再……进去一点……喔……对……呜……嗯……嗯……

嗯……啊……啊……啊……」

「啊……啊……啊……啊……到了……到了……你好强喔……喔……喔……

喔……快干死我了……啊……啊啊……啊……呜……舒服死了……啊……啊……

啊……啊……我……快死了……啊……啊……」

「啊……啊……啊……啊……你……真的……好棒……啊……啊……啊……

啊……你……插得我……好舒服喔……啊……啊……啊……又出来了……啊……

啊……啊……啊……啊……啊……」

画面中的男女不断地在交换做爱的姿势,忽然间眼前一个恍神,画面中的影

像与晓娟脸庞结合在一起。

「好痛!」这时我发现到下体一阵剧痛,我的下体居然硬得可以,心里想:

「莫非我有这种嗜好,想看老婆被人干吗」

画面因爲快转的原因而很快就结束了,但是刚刚那个画面一直不断地在脑中

盘旋着……

「我回来了!」晚上我准时回到家里。

「公,你回来了啊!刚好可以开饭喽!」爱妻微笑着从厨房走出来,一边将

围裙取下。这时看到老婆微笑的脸庞,瞬间与脑海中的画面相结合。

「宝贝,你今天好性感喔!我想要。」我立刻沖向前去抱住爱妻,轻轻抚摸

着她的胸部。

「嗯,你怎麽了先吃饭晚上再说啦!」简单的一句话就把我的手给拨开。

此时我的阴茎已经硬到不行了,直接将爱妻推倒在地上,将裙子掀起来,把

内裤拨往旁边,提一提已经胀得发硬的鸡巴,可能是脑中一直出现白天的画面,

我在沒有爱抚的情况下就直接朝向爱妻那两片阴唇间插了进去。

「老公你今天怎麽了……轻……轻一些……我……会痛……」可能是第一次

用强奸的方式做爱,晓娟的身体还沒反立刻适应。

这时我只能慢慢抽动身体,「啊……啊……」爱妻的身体出现了生理反应也

开始湿润了起来,我用双手撑开晓娟的双腿,开始将阴茎插得更深。

「轻……轻一些……我……很……舒服喔……慢点……可以再插深……深一

些……」我将晓娟的大腿往我肩膀上面擡了起来,感觉可以插得深了一点,随即

开始快速抽送。

「啊……我……要你的……插……快……快……喔……喔……喔……」晓娟

娇喘不已的喊着,我感觉到晓娟的子宫颈口像金鱼嘴一样含住了我龟头前端的尿

道口,我插了几下,爱妻手开始抓紧我的臂,我知道她快到了,加紧抽送。

「喔……喔……喔喔……我快上天了……啊……再深一点……再深一点……

啊……老公……老公……」晓娟像挣命一样的大喘着,憋着呻吟,屁股不断地摇

晃,整个身子都拱了起来,而她的小屄也不断收缩,好像触手一样不断地吸住我

的阴茎。我感到浑身发热,全身不断地出汗,憋了一口气,身子一挺,精液随着

我的抽动不断地射进了晓娟的子宫里。

「啊……」长叹一声,晓娟的声音也跟着转变了。

我就好像跑完三千公尺一样,累得趴在晓娟的身上。「嗯……」晓娟也松了

一口气,浑身瘫软在我怀里喘息着,我轻抚着晓娟的头发,晓娟用手帮我擦了擦

额头上的汗。

休息一段时间后,我的阴茎在阴道里开始疲软,我侧过身把阴茎拔出来,当

龟头从阴道口出来时,还出现「啵」的一声,我们看着对方不禁笑了出来。

「公……你今天怎麽这麽了弄得我下面都痛了。」晓娟将身体转过来,把

头埋到我怀里问着。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不知道我要跟老婆说呢还

是不说(说我是想像她被別人干才会有这样的表现吗)

(2)

晚上我有时会看着第四台的锁码频道,刚好看到一个男优将女优抱到床上,

嘴开始往女优的下体移动,「哦……哦……哟……哟……」而那个女优主动将双

腿打开,双手紧抓着床单,不断地呻吟着。

接下来,那男优的一手摸她的大乳房,一手摸着女优的小屄,嘴巴从小屄移

动到另一个奶子,只听那女优不停地呻吟着,与一般的A片沒有什麽大的分別。

紧接着,那男的不客气地擡起女优的后腿,画面直接切换到男优与女优的交

接处,男优不用手扶着就将他的粗大肉棒顺利地插入那女优的小屄中,只看到画

面上男优进进出出、前前后后的卖力地干,耳边不断听到女优在呻吟:「啊……

啊……啊……又……出来了……啊……啊……啊……啊……啊……」

一会儿,画面开始拉近,从后方看到男优结实的背影和女优交错在男优腰上

的修长玉腿,看着他们不断做爱及听到做爱时发出来的「噗滋、噗滋」声音,画

面里粉红色的阴道壁因爲男优的抽动不断地被拉了出来,每抽一次就可以男优的

阴茎不断从女优的屄中带出许多白色的液体。

不久画面开始拉远,男优扶着女优的腰部往后仰躺了下来,女优将她的双手

向前压在男优的胸口,男优的一双大手则搂着女优的细腰,女优一上一下地开始

套弄男优的生殖器。一个特写近拍在画面上显现出来,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女人的

脸孔,居然是「晓娟」!

「啊……快快……我……受不了了……快……给我……嗯……嗯……噢……

啊……」

这时画面中两人的交接处不断地传出「噗滋、噗滋……噗滋、噗滋……」的

声响及晓娟的呻吟声。

接着,镜头转向了侧面,只见晓娟那对一对又白又大的奶子,上上下下地在

拼命地颤抖,好像麻糬一般的随着晓娟的上下动作而不断摆动,而她一头乌黑的

秀发这时更是前后摆动、上下飞扬……当下感觉到我的阴茎整个硬到不行。

慢慢地,镜头转到了正面,只见男优已把双手的重心转移到晓娟不断跳动的

奶子上,不停地搓揉奶子上的乳头,同时,男优的下体也不断地往上顶着顶着。

「啊……啊……啊……快破了……快破了……啊……啊……啊……我的小屄

快被你顶破了……好爽……」晓娟这时不断地浪叫,说完又是一阵勐烈的沖锋。

只见画面上,男优将阴茎紧紧地贴在晓娟的屄上,接着男优退场,镜头拉近

到晓娟的屄前面,看见晓娟的阴道正缓缓流出大量白白的精液……

「老公…………老公…………」奇怪,这时却听到小娟的唿唤。

忽然眼前出现一道白色的光芒,原来我刚刚是在作梦。

老婆穿着粉红色睡衣,一脸睡眼惺忪的看着我:「老公你刚刚怎麽了你沒

事吧」

「沒事,刚刚只是做了个梦。沒事的,快睡。」我安慰着老婆。

自从我发觉到自己内心出现了这种出卖老婆的嗜好后,我就在犹豫要不要跟

老婆说出我的想法。在经过一夜的思考后,我来是决定这时候不适合说出来,因

爲虽然我是老婆的第一个男人,但是我们沒有谈过任何恋爱,只是因爲媒妁之言

才结婚的,并沒有任何爱情基础;而且老婆个性单纯,直接说出通常离婚的机会

也很高,所以我决不能在这时候说出来。如此一来,如何才能满足我出卖老婆的

嗜好呢这我可是要想想看了。

一如往常的我从家里出发至公司上班,可能是昨天的梦境太过于真实了,整

天工作一直心不在焉。

已经下午3点了,这时小陈刚好从外面进公司:「外面好冷喔!怎麽最近天

气冷到靠杯」

这时我忽然觉得,在梦里那男优的背影跟小陈的背影好像喔!

「阿杰,怎样,有事吗还是有我电话」小陈回头看见我在看他。

「沒事,沒事……」我连忙摇摇手,赶紧低下头假装在看文件。

这时小陈走到我旁边蹲下来,悄悄的问:「怎样,有看到吗精采吧」小

陈一脸自信得意的样子。

「那个真的是XX(避免争议,不写公司名了)採购许小姐吗看不出来她

这麽热情。」

「阿杰你不知道,那採购许小姐超骚的,每次跟她谈生意都要在汽车旅馆里

谈,每次都要花我不少精力。」

「你还真行啊!」我不禁要佩服他对女人真有办法。

「还好啦!你也可以啊!你的口才也不错,不然你怎麽能追到你那貌美如花

的老婆啊!」

「哪有,我只是运气好罢了。」我一脸惊讶的回应。

「你不用找了啦!你老婆就很正了,如果我能找到像大嫂那样正的老婆,我

一定……嘿嘿嘿!」小陈贼贼的笑着。

这时我脑海中出现了昨晚梦中的景像,忽然间灵机一动,我想到了一个两全

其美的好办法。

(待续)

(3)

「嘟……」耳边传来电话的铃声。

我赶快把压在电话底下的资料移开,找一下电话放哪里(业务的资料太多

了,有时候桌上的电话很容易被淹沒在资料当中。)

「喂……你好!请问找哪位」我赶紧接起电话。

「请问你们是水电行的吗」耳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抱歉喔……小姐你应该是打错了。」(原来是打错了)

「嘟……」居然直接挂掉我电话,心里觉得怎麽这麽沒礼貌啊(快要年底

了,报表都还沒做完,助理又请假,只能想办法做完了。)

「嘟……」(奇怪,怎麽又有电话了)

「喂……你好!请问哪位」可是在公司我不能故意不接啊,于是只好赶紧

接起电话。

「喂……请问你们是水电行的吗」耳边传来刚刚那女人的声音。

「小姐,请问你打几号」我有点沒耐心的回应。

「你们那里是不是水电行啊」

「小姐,这里不是水电行,你打错了!」我已经有点沒耐心的回应。

「嘟……」居然又挂我电话。

「嘟……」(这时又传来电话声)

「你谁啊你不要故意恶打电话来乱喔!」我直觉又是刚刚那打错电话的,

想直接跟她说別玩电话。

「喂……不好意思,请问阿杰在吗」耳边传来老婆温柔的声音。

「……」心想糟了,原来是老婆打来的。

「喂……我是。」刚开始愣了一下,回复好心情赶快回话。

「公……你怎麽了刚刚好凶喔,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耳边传来些许哽

咽的声音。

「沒事,沒事……有事吗」这时不知道怎麽回应,只能先问老婆有什麽事

情。

「沒有啦……只是时间……有点晚了,想问……公什麽时候……回来。」

我擡头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1点多了。(怎麽这麽晚了)

「我今天应该沒这麽快回去,你先睡,別等我了。」我赶紧回应,希望老婆

能早点休息。

「公……別累坏了,婆会担心呐!」

「我知道了。记得注意门窗喔!晚安。」

「嗯……我知道了,公……晚安,婆……爱你喔!」

挂上电话后,整个办公室一个人都沒有,只能听到墙上时锺运转的声音。我

伸伸懒腰,试图将已经淹满桌面上的资料移开。拿出早上在便利商店的报纸,想

休息一下让脑袋清醒清醒。

「海地大地震」原来国外发生大地震啊!(真可怜,人的生命好脆弱喔!心

里想如果生命只能到今天,我有沒有什麽事想做却沒有完成的呢)不想越看心

情越差,来看看副刊有什麽吧!

「老公无法满足老婆,寂寞人妻外遇爬墙,被骗去三百多万还被搞大肚子」

(不会吧!那先生还真可怜,老婆被搞大了肚子还付钱给人家啊心里想想,我

们夫妻虽然在表面上是相当恩爱,但是在性方面除了上次之外,我们几乎一年都

做不到几次,到时候发生在我身上……我实在不希望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这时

我心里忽然有个想法,如果我能找到一个可以信任的人来满足我老婆,而他又能

同意随时将他们的情况汇报让我知道,如果能看到他们的互动就更好了。)

忽然我想到一个人——小陈。

隔日。

我一整夜沒阖眼,让我烦心的除了满坑满谷的资料夹外,还有计划如何让我

心中的想法实现,我决不可能直接跟小陈说「你要不要上我老婆啊」,除非他自

己提出来。

还好公司有准备可供我盥洗的用具,毕竟常常在公司加班,这种东西是一定

要有的。

不久公司同事陆续上班,迟迟看不到小陈的出现。

「嘟……」我拿起电话,试着了解小陈怎麽还沒进公司。

「哪位……」耳边听到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

「小陈吗你怎麽了」我知道是小陈,只是声音怪怪的。

「我不想做了。」小陈有气无力的回答。

「爲什麽呢」我紧张的问他,毕竟他是我计划的一部份。

「……」小陈并沒有直接回应。

「你在哪愿意跟我聊聊吗」

「我在XX路上的咖啡厅。」

「嗯,我等等到。」我知道在哪,所以赶紧挂上电话,准备过去。

不久我到达那间咖啡厅,咖啡厅里人不多,还可以闻到阵阵咖啡的香气扑鼻

而来。

「先生一位吗」一位长相清秀的服务生在我面前。

「不,我找人。」我望了望里面,试图找出小陈的位置,「啊,我朋友在那

里。」我找到小陈了,正一个人坐在角落。

「你怎麽了」我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美式咖啡,谢谢!」我见到服务生走过来,就直接点了咖啡。

「……」小陈不发一语。

「怎麽了有问题可以说出来,看看有沒有什麽可以帮上你的。」

「我跟女友吹了。」

「不会吧」我表现出惊讶的表情。

「她居然脚踏两条船!」

「唉……」我摇摇头,「我了解你的心情,算了吧,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

单恋一朵花」我只能安慰着他。

「你又不了解,你有这麽漂亮的老婆,你才会说得这麽轻松,如果你是我的

话呢」小陈歇斯底里的说。

「我……我会祝福她。」我一派轻松的说着。

「祝福她祝福她给你戴绿帽啊」小陈露出怀疑的表情。

「是啊!如果老婆愿意,我一定让她去,只要她开心就好。」我表现出大方

的样子。

「臭盖……我才不信呢!」小陈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真的,如果你想追就去追啊!不过我们先要约法三章。」我很正经的回应

他。

「什麽约法三章」

「一、不可以带她去旅馆,因爲我不希望被人发现我老婆跟人上旅馆;二、

做爱一定要戴套子,我不想怀孕了不知道是你的还是我的;三、你跟我老婆在一

起,电话一定要保持畅通,随时要让我知道你们在哪里,我要保障她的安全。」

我将我的原则说出来。

「OK啊!你不会反悔吧」小陈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嗯!」我点点头。

下午我跟小陈都回到了公司。

「阿杰,那打算让我怎麽做,你有跟大嫂谈过吗」小陈走到我位子旁边。

「沒有,你要自己想办法去说服她啊!你今天晚上跟我去我家,你自己想办

法。」我不负责任的说。

「喔喔,这麽有挑战性啊」小陈一脸兴奋的样子。

我立刻拿起桌上的电话,打电话回家跟老婆说今天有同事要来。

「喂……请问你找哪一位」可以听到老婆温柔的声音。

「老婆,是我。晚上我会带一个同事回来吃饭,你准备一下。」

「嗯……那……公你们什麽时候回来呢」

「大约6点30就到家了。」

「好……別开太快喔!」

「OK!晚上到我家吃饭,你们沟通看看。」我挂上电话,转过头来跟小陈

说。

傍晚六点锺。

「阿杰,你好了沒下班了啊!」小陈急忙的问。

「好了好了……」我赶紧收拾公事包。

「嘟……」这时桌上的电话响起。

「喂……你好!请问找哪位」我赶紧接起电话。

「阿杰吗你过来A3会议室一下,总经理有事要问你。」原来是总经理找

我。

「好,马上来。」我赶紧回应。

「小陈你先过去,我等等就来。」我转头请小陈先去我家等。

「OK……你快一点喔!等等你家见喔!」小陈挥挥手,跟我道別。

跟小陈道別后,我赶紧将资料拿去会议室,希望赶快结束这场会议。

过了一个小时。

「嘟……嘟……」我的手机响起。

「喂……哪位」我小声的接起电话。

「公……你怎麽还沒回来你同事都到了。」可以听出晓娟抱怨的口气。

「沒办法啊!我临时有会议要开,你们先吃。」我小声的回应着。

「那你要快一点喔!」

我赶紧挂上电话,参加会议。

又过了两个小时,九点多会议终于结束了,我赶紧将刚刚讨论的资料先放在

桌上,拿起公事包连忙跑到停车场开车回家。

「……」我按了按家里的门铃,因爲太急了,把家里的钥匙放在公司了。

「谁啊」爱妻开啓门回应着。

「我回来了。小陈呢」我赶快脱鞋子。

「他……他等到八点多就回去了。」晓娟帮我拿身上的装备。

「他回去了这麽快。」

「是啊!他……吃完晚餐就在客厅等你,然后……八点多看你还沒有回来,

就……就回去了。」

「那他有沒有说什麽」我连忙问着。

「他说……他说……改天……再来拜访。」晓娟头有点低低的回应着。

「是喔」我感觉到似乎有点怪怪的。

「你要不要先吃饭」爱妻拿着我的衣服往厨房方向走过去。

「你煮饭还是煮衣服啊拿我衣服去厨房做什麽」

「我……我……对喔,我拿错了。」晓娟回过头来,很慌张的把衣服拿到浴

室。

「还是你要先洗澡」晓娟在浴室里问着。

「OK,那我先洗澡。」

晓娟将浴室的水龙头打开后,连忙走去厨房帮我准备我的晚餐。

我家浴室有着宽敞的按摩浴缸,在一天疲累的时候,泡在按摩浴缸更是人生

一大享受。我将衣服脱去,打开按摩浴缸的开关,浴缸底部不断地发出泡泡来松

弛我整天的疲累,可是这时心中有一个疑问无法解开,怎麽小陈沒等我回来呢

老婆怎麽说到小陈时,感觉怪怪的等等去电脑那里看一下。

因爲我从事监视器的工作,就地利之便,顺便就在家里自己装了几台,还好

现在都是数位的监视器,所以监视器的资料会自动储存起来,沒有更换带子的问

题。上次小陈给我看的就是他自行装在家中监视器的存档,我记得我好像也有将

监视系统开啓,等等洗完澡后去看一看吧!

待续。。。